瘦身

傅文俊穿越当下的过去时

2019-11-10 04:19:3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傅文俊穿越当下的过去时

傅文俊穿越当下的过去时

傅文俊穿越当下的过去时

历史处在时间的角度永久处于时间的过去时,但它却其实不由于只是时间的过去而沉寂死亡并与当下无关。心具有的无时间性,让事件和记录被政府,使历史能富有的现实意义深刻地影响着当代的文化生活。我从个体视觉的角度记录每一次当下的感动,将思想和情感凝固在即刻成为过去的当下中去,想要在不经意间触动人们反观历史的神经并验证与我的感同身受。——傅文俊

采访:王文娟

(傅文俊=傅 王文娟=王)

王:你是怎样想到要以摄影这个手段来表现你的生活的?

傅:从一开始玩相机的时候我就觉得目镜中画面好像电影,有一种特别惬意的感觉。只是目镜中的视野是一个不能转动的电影,但是照片可以记录和展现我对生活的理解和态度,经过我自己的记忆构成一部对我个人而言的电影。

王:这是否是你对摄影纪实性的个人理解?

傅:可以这么说,由于摄影具有这种纪实性,这比我们文字或是绘画来描述事件更加真实。文字和绘画具有很强的个人性,一个态度客观的作者也不能排开自己的主观情感,但是摄影却不一样,摄影可以让你站在整个事件的外边静观事件。相对文学和绘画更具有真实性和客观性,对一个见我的人来说或是对大多数人来说,摄影既定格时间又让人不由自主的回到一个记忆的现场,虽然没有声音但是我感觉振聋发聩。

《十二生肖·马》傅文俊

《十二生肖·羊》傅文俊

王:你所描述的感受我能理解,但这也有一个情感的条件。你在强化作品的意图或是你想把瞬间的声音释放出来的时候,读者需要相应的情感基础才能产生共鸣,最少是需要一个有完整情感结构的人材行,但我相信优秀的作品总能打动人的。

傅:我非常同意你的看法,但也有误读的时候。比如上次我看到关于白磷弹图片的评论,很多人觉得那东西色彩挺好看,却没想到它给人造成的伤害是多么无情。之前的摄影是通过暗房来做一些效果,现在数字技术发达了,图象处理软件成了数字摄影的暗房。虽然数字技术普及了,但我觉得一个艺术家有自己的底线,我们并不是为了自杀而生产了刀子,所以我不愿意为图片工作。

王:你是怎样理解图片和摄影的?

傅:在我的理解里,我把图片看成是名词,摄影是动词。艺术家应该是动词情势的,摄影是积极主动的,它具有各种事件形态也意味着它有各种可能性,不是既定的事实。而图片是名词形式的,是被动的,它是对既成事实的描写。它是受条件控制的,主观的和客观的或是人的和技术的。

王:也就是说图片的前提不依赖纪实性也不受制于纪实性。

傅:对。通俗的说,图片其实可以是纯粹的臆造,而摄影无论如何发挥暗房效果,其基础一定依赖于“真实”。哪怕是超现实主义摄影,尽管效果很不可思议,但每个元素都是以客观真实为前提的。在西方至今个别美术馆和收藏家都不接受数字摄影,其实就有这方面的原因。但我觉得这类态度过于保守,其实图象处理软件和暗房技术有异曲同工的效果,毕竟新的技术浪潮对传统造成了极大的冲击,要求我们用新的阳光来理解摄影。

《十二生肖·狗》傅文俊

《十二生肖·鸡》傅文俊

王:其实,从摄影诞生的那天开始,它就依赖于技术,只是艺术家是不是受制于技术的问题。不过,还是要看艺术家的目的和动机是什么,就像上次王林老师给你策划的《退场》那个展览一样,虽然你在作品中使用了图像处理技术,但技术主要是为表达的意图服务的,并不是为了夸耀技术本身,我认为你把这种关系认识得很清楚,处理得很得当,技术带来的效果和你想转达的情感上的疏离感其实在语言上很统一,我觉得很好。

傅:我当时也是这么在想,为了强化现实和精神上的距离,技术的冷漠和无情恰恰把我想要的东西强化出来了。

王:我发现你的《十二生肖》这批作品和以前的作品在创作观念上和手法上都不太一样,我想了解下你最原初的想法。

傅:我这批作品的确和之前的有很大的差别,这批作品由一个上下文语境在里面。我们都知道今年年初,佳士得在巴黎拍卖鼠首和兔首铜像激起了中国民众的激愤,引发了广泛的讨论。我这个作品就是基于此事件而做。就我个人观点,我并不赞同对这此事件如此兴师动众,弄得沸沸扬扬,我更偏向于对此事件进行冷处理。这些兽首不过是皇家喷水池的龙头,好大一回事嘛。

王:对这个事件本身网络上的争辩已很强烈了,各方的观点都很明确,固然每个人也有自己的看法,我们这里不深究。能否探讨你这个作品的意图?

傅:我只是想就这个事件本身做一个回应,原来是想去消解它。但是我发现消解完全没有必要,也无意义。最后就变成了要呈现一个事实,我的作品本身也构成了事实的一部分。至于人们如何去判断,这完全看个人了。

《十二生肖·狗》傅文俊

《十二生肖·猪》傅文俊

王:我很赞同你的看法。因为产生作品的场所本来就有很强的语义在里面,其实具有很强的符号性,试图去消解这类符号和意义并不能带来一种新的感受,我觉得目前这类并置的处理手段反而把这种语义强化出来了,也可以让人很清晰地感受到里面的东西。我个人的看法是一个不表态的态度,一个无表情的表情,但你又不能说我没有态度没有表情,但如果需要判断这些态度和表情又必须在相应的上下关系中去判断。

傅:特别是当代艺术这种模糊性很强,很多时候要从背景资料和上下文语境中去判断作者的意图。其实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,最少对同一个作品不同的人根据自己的经验有不同的看法。而且在全部解读的进程中是一个创造性的认知过程,与从前单一视点和结论相比要开放一些。

王:我觉得你的判断是正确的。这个现场是一个历史遗留的现场,这个现场背后有历史史实作为支持,本来很一般的风景物件或是事件就不是原来单纯的物件事件了,所以我们开始追根溯源这就构成了历史,链条似的环环相扣。圆明园在当下时政这个语境里很难消解掉,而且去消解也很无力。

傅:所以我把这些东西并置起来去构成一个看似客观又毫无新意的事实。但有意思的是这种并置带来一个事实。图像所呈现的东西勾联了记忆的伤疤,电脑显示的图象和这个特殊的地点之间有很强的关系。你就是把这个曾属于这个地方的东西重新放回这个地方,但本身都不是真是的,这其实是值得思考的事情。这种现场的残垣断壁和一种梦呓式回归之间已显得无力了,即使是真实物件造访于现场其实还是很无力,所以这个东西它存在于我们的一种情结中,一种意识中,不管做甚么你都不能重写历史,也不能歪曲和抹掉历史。历史作为一种存在是一个正告。这个问题最后被带进了对历史的判断,它所引发和指示的对象其实就是历史本身。事件的堆积构成了历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而事件如同历史自身一样并不带有本身明确的态度,所以我们不能就事件本身来论及事件。

王:历史对人来说是有情感的,但用人的价值尺度来衡量历史也很局限。这里面其实还涉及到相当多的问题。比如,这个事件一产生整个事态的发展就比较明确,而不是一个有起伏变化的局势,其实这里面也暗含了很多内容。

傅:也许有一些集体无意识的东西在里面,其实这类争论也好,很意思。

王:就是,很多东西都值得探讨。最近有没有新的作品计划?

傅:有一些,但都还在思考中,我期望能思考得深入做得更好。

王:那好,期待你的新作品。

原文刊载于《涂鸦街》2009/08

辉瑞viagra正品代购

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

美国伟哥万艾可正品官方网站在中国销售近7年万艾可官方唯一授权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